您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 > 研究文集 > 于右任——中国报业走向现代化的助推器

于右任——中国报业走向现代化的助推器

来源:中国新闻研究中心作者:周雅丽时间:2015-1-23

一、于右任生平简介
——于右任(1879—1964) 1879年4月11日生于三原东关河道巷,陕西泾阳人,后迁居三原。原名伯循,字诱人,1905年在《新民丛报》著文时始用右任名,并用以代字,后遂以此字行世。一生经历颇丰,是教育家、政治家、书法家、诗人、革命家和记者。
——1905年,协助马相伯创立复旦公学,后时时关注复旦,曾三度援手救助复旦于危厄之中,有“复旦的孝子”之称;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临时政府交通部次长,国民政府常委、军委会常委、审计院院长,后长期任监察院院长,被称为“中国监察之父”;于右任先生还精于书法,尤擅草书,有《标准草书》一册行世,被誉为“当代草圣”。
——“右老”早年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反对帝制。曾在上海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和《民立报》,鼓吹革命。时贤相从,以国家、民族、言论独立,国家自立相期许。抗战时期,复旦大学新闻馆落成,“右老”还演讲“为维护新闻自由,必须要恪守新闻道德”。先生办报一贯坚持独立自由,启迪后世良多,故有“元老记者”之誉。
二、于右任的办报实践和革命活动
(一)批驳《中国舆地大势论》——与报刊结缘的起点
——于右任在协助马相伯创办复旦公学期间,有一件事促使他以后成为记者和报人,这就是在横滨《新民丛报》的第十六号至第十九号上,连载了江苏人钱基博写的一篇《中国舆地大势论》的长文。文中提出“北方落后”和“长江流域民族处置大河流域民族”的两种方法,这种挑拨南北方人民感情的谬论,使于右任非常愤慨,“始而惊,继而怒,终亦不知夫涕之何从也”。遂撰写了他平生的第一篇政论性文章(全文五千字),对钱基博的“处置”谬论,痛加驳斥。
——于右任在文章中说:“以为吾人日日唤同胞,不料同胞刻刻谋处置我,视我如异种,而贱我如奴隶也。”于右任是钱基博所说的大河流域的北方人,他担心钱氏南方人“处置”北方人的妄说,可能在“种族之争以外,又添以省分之争,省分之争之外,又生以南北之争。今日见之于学界者,一笔一舌;他日见之于政界者,一铁一血,又岂祖国之幸福而前途之佳征哉!”在外患频仍,内祸连年的现今,“使吾同种无兴南北之战,否则无使东家笑而西家哭,否则兄弟阋于墙,外御其辱,无使渔翁得利也。” [4]
——这篇政论文论据充分,说理性强,文笔晓畅,气势如虹。梁启超等人收到后,很快作了反应,除删去一二过激语外,基本上全文刊载,还公开表示道歉,认为“于君所言,字字敬佩”,承认《新民丛报》刊载钱的文章是有失检点,不敢辞责,并代钱基博感谢于右任的匡正。[5]
——由于有了这一次在报刊上著文的际遇和体验,于右任深感倡导舆论的重要,对关起门来读书和教学的生活颇不以为然。加上《苏报》被封后,革命报刊在上海缄口结舌已二年,保皇派的《新民丛报》又不尽如人意,在这种情况下,使他对报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二)投稿石沉大海,萌生办报念头——办报的直接动因
——上面提到他对报刊产生了兴趣,但促使他将办报付诸行动的直接原因是一次投稿石沉大海。有一天,他阅读上海某报社论,该报竟诬革命为叛逆,公然为清廷张目。于右任立即写了一篇评论时政的文章投寄该报,阐述自己的见解,驳斥该报社论。文章寄出后,如石沉大海,一去杳无音讯,既不见登,也不见退。而报上攻击革命的文章,仍是连篇累牍,照登不误。于右任为此痛恨极了,他意识到舆论工具把持在保皇党手里,就可能“任意传递歪曲之主张与不确之报告,以蛊惑人民视听”。这时他决定自己办一份报纸,宣传革命的主张。
(三)于右任的主要报刊活动及其革命思想的发展
——于右任的报刊活动主要在1907年至1912年民国成立之间的五年中。他先后创办了《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和《民立报》,(后三者合称“竖三民”)并且为在东京出版的《秦陇》、《夏声》等革命刊物写稿,他的思想随着他的办报生涯,也不断进步。
1、《神州日报》——再造神州、卫神州
——1907年4月2日,革命党人在上海主办的第一份现代化大型日报——《神州日报》正式创刊发行。报名源于社长于右任“以祖宗缔造之艰难和历史遗产之丰富,唤起中华民族之祖国思想”,“激发潜伏的民族意识”的宗旨,以期再造神州。
——《神州日报》新闻文字和广告各占一半篇幅。从版面的安排看,四大张十六个版中,第一、四、八、十、十二、十四、十六版全部刊登广告,第二版为宫门抄、专电、紧要新闻、特别调查及诗词小品,第三版为社论及通信,第五版为专件、通信,第七版为各省新闻,第九版为短评、小说,第十一版为杂俎,第十四版为各种专栏和文艺作品,第十六版为译论等。这几个版也部分地刊登一些广告。船期和剧目广告则固定地放在最后一版。在版面安排上,新闻占主要篇幅,副刊内容也很受重视。《神州日报》有大小60多个栏目,其中《学界新闻》专以培养学力、提倡体育为主,尤受青年学子欢迎。还有短评《半哭半笑》、《时事小言》和《神州诗话》、《词林》等栏目,也深受读者欢迎。
——该报以“上中社会”为主要对象,尤其侧重于学生和军人。创刊伊始就宣布:“凡我全国官私公立各学堂均常年致赠一份,以备公阅,不敢报资。”[6]对个别的学生订户则实行半价优待。其目的是为了配合各地同盟会在新军和青年学生中进行发动工作,同时,企图通过他们将民主革命的思想扩散到社会上去。
——《神州日报》有两个特色特别引人注目:一是不用清帝年号纪年,首创以公元和干支纪年。报头上的出版日期印为“丁未年二月二十日阴历一九零七年四月二日”,表示他不遵守清王朝的正朔。二是那篇“隐含民族主义之情绪”的发刊词。《发刊辞》由杨笃生、王无生主稿,经于右任参订而成,署名“三函”。《发刊辞》谓:“挥政客之雄辩,陈志士之危言,澡雪国魂,昭苏群治,回易众听,纪纲民极。”并提出三个“神州主义”:即“神州社会主义”,“神州国家主义”,“神州帝国主义”。隐约地宣传了民族主义和民权主义的思想。
——《神州日报》以“有闻必录”为借口,大量报道革命党人在钦廉、黄冈、惠州七女湖等地武装起义的消息。乃至以“照录”党人“供词”和公布“缴获革命党文件”为由,全文刊登同盟会纲领和宣传三民主义思想的文章。当秋瑾女侠被清廷爪牙杀害不久,《神州日报》刊载专门社论,斥责主凶、绍兴知府贵福为“嗜杀仇新”、“欺罔害民”的“国人之蟊贼”。
——《神州日报》无情地揭露和抨击清廷的腐败,对清廷的假立宪,曾载文揭露其虚伪性。对帝国主义列强的侵华活动,《神州日报》不时有报道予以揭露。
——作为主持人,于右任经常在《神州日报》发表感情炽烈、文辞丰腴的评论和诗词。《神州日报》创刊后,打破了上海的沉闷,受到读者欢迎,发行量在很短时间超过万份,成为当时上海地区最畅销的报纸之一。
——作为早期中国资产阶级的喉舌,《神州日报》设有《本埠商情》、《商务调查》、《商务译论》、《实业时论》、《外论一斑》等经济新闻和评论专栏,每日刊发《本埠各行物价表》,详细报道沪市有关金融、贸易、货运、税收和民族企事业开创关停的动态,介绍国内外有关经济商务变化,对国内有关工业的发展和兴办铁路适时进行评论。这些,对促进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2、《民呼日报》——神州之志的延续
——《神州日报》失火后不久,于右任离开该报,并发起筹办新报。1908年8月27日他于上海各报刊登启示:“鄙人去岁创办神州报,因火后不支而退,未竟初志,今特发起此报,以为民请命为宗旨。大声疾呼,故曰,民呼,辟淫邪而振民气,亦初创神州之志也……” [7]1909年5月15日,于右任创办了他的第二份报纸——《民呼日报》。
——在版面安排及内容上,《民呼日报》除广告、画页外,设言论(社说、要件、时论、商榷、小说、天声人语)、纪事(宫门抄、上谕、电报、重要新闻、各地通信、本埠新闻、大陆春秋)、丛录(传记、佚史、谐文、文苑、译丛、词话)等三部。配合各地时事新闻,还刊登有关政治、时事、社会生活的图画,其中以讽刺画与小说画为主,最为生动、精彩,富有特色。比如“势不两立,官肥民瘦”等漫画,构思新奇,幽默生动,寓意深刻,针砭时弊,一针见血,特别为读者所喜爱。《民呼日报》日出四大张。
——《民呼日报》创刊号的头版头条社论等说:“民呼日报为何而出现哉?记者曰:民呼日报者,黄帝子孙人权宣言也。有世界而后有人民,有人民而后有政府;政府有保护人民之责,人民亦有监督政府之权。政府而不能保护其人民,则政府之资格失;人民不能监督其政府者,则人民之权利亡。”[8]
——为了表达《民呼日报》“为民请命”的宗旨,创刊号还公布了办报十要素:“一曰志”,“二曰仁”,“三曰义”,“四曰智”,“五曰勇”,“六曰公”,“七曰 洁”,“八曰忠信”,“九曰讽喻”,“十曰财力”。
——本着上述宗旨,《民呼日报》以鲜明的立场和泼辣的文风,大力宣传民族主义进步思想,揭露清廷官场的黑暗和各种社会弊端,鼓动民众起来革命。鉴于《苏报》、《国民日日报》、《警钟日报》因激烈宣扬民族主义而被清廷查封的教训,《民呼日报》决定改变策略,不直接阐述主义,宣传民族革命,而重点批评时政之得失、官僚之腐败。于右任本人直面社会、手不停笔,为民生、为民权大声疾呼。
——《民呼日报》揭露清吏腐败的报道和评述中,以抨击陕甘总督升允匿灾不报、田赋不免,造成赤地千里人相食的罪行为最力。《民呼日报》连续发表了《论升督漠视灾荒之罪》、《甘督升允开缺感言》等文章,对甘省的灾情做了如实报道,对升允的丑恶行径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当时报上发有一篇文章《如是我闻》的写实,记述了甘省饥民的惨状,特别使人怵目惊心。在报纸上对贪官进行揭露的同时,于右任还邀集旅沪陕甘同乡领袖刘定荣、李岳瑞等人组成甘肃赈灾公所,以民呼报馆为公所办公地点。《民呼日报》还辟出专栏,发起募捐救济灾民活动,开创了我国报纸参与社会赈济工作的先例。
——由于抨击陕甘总督升允,于右任被反诬而获罪,6月17日,于右任和陈飞卿被拘押,一时控告《民呼日报》“诽谤罪”的就多达14起,造成轰动中外的“民呼报案”。为了解救于右任,报社同仁集体决定报纸停刊。1909年8月14日发表“辞世之言”,宣布被迫自行停刊。至此,该报共计出版了92天。
3、《民吁日报》——“民不能呼,唯有吁也”
——1909 年 9月29 日,沪上各报刊出一则《民吁日报》的《出世广告》:“本社近将民呼日报机器生财等一律过盘,改名民吁日报。以提倡国民精神,痛陈民生利病,保存国粹,讲求实学为宗旨。仍设上海望平街一百六十号内,即日出版。内容外观,均擅海内独一无二之声价。”[9] 于右任在《如何写作社评》一文中说,“以吁之与呼,字形相近,用以表示人民愁苦阴惨之声;而分析‘吁’字,又适为‘于某之口’,于沉痛中,尤含有幽默的意味。”“民不敢声,唯有吁也”——以说明新报名的意义。
——10月3日,《民吁日报》正式创刊。《民吁日报》日出两大张,广告、正文各四版,另加半张刊载《行情物价表》。14 日起,增加半张,共五页,第一页《社说》、《时论》、《要件》,第二页《上谕》、《专电》、《要闻》,第三页《各省通信》,第四页《本埠纪事》,第五页《副刊》。创刊号上,载有于右任所撰《宣言书》和景耀月所撰《出世之辞》。二文文辞典雅,士林传诵一时。于右任在以“海”为笔名的《宣言书》中,表达他将继续以笔为武器,为民主革命而战斗的决心。
——《民吁日报》无论从内容到版式,都继承了《民呼日报》的“报魂”。出世后,提出以“宣达民情,鼓舞民气”,“振刷国民精神,提倡国民实力”,“与专横政府对抗,与强霸列强抗争”为宗旨。除继续关注民生疾苦外,仍将评论重点,逐步转移到国际问题上,借以引起国人对亡国灭种危险的重视。特别以大量篇幅揭露日本帝国主义觊觎中国领土的罪行和清政府“宁赠友邦不与家奴”丧权辱国之事。发表了《论中国之危机》、《锦齐铁路与远东和平》等社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欲壑难填,在中国要求种种特权。又撰写《买日货者看看》的报道,揭露日货倾销我国的害处。
——10月26日,前韩国统监、日人伊藤博文——也就是当年胁迫清廷签订《马关条约》的日本前首相,来华游历至哈尔滨时,为韩国志士安重根击毙。对这一大快人心的消息,上海许多报纸慑于清吏的淫威和日人的暴力不敢披露。唯《民吁日报》不畏强御,率先用大字标题报道,并以此评论说:“伊藤之满洲旅行,非独为满洲,为全中国也。”接着,又连续发表了20多篇评论和报道。
——《民吁日报》这种立场,广大读者无不称赞,而日本驻上海领事对此暴跳如雷,向租借抗议,最终使得只存在了48天的《民吁日报》被查封。“她像一颗流星,在夜空里只是瞬间的一闪,但她毕竟是一颗放光的流行,在沉沉的夜幕里划下了火焰般的光线。”[10]
4、《民立报》——革命军在上海的号角
——1910 年10月11日,于右任创办的第四种报纸——《民立报》正式发行。于右任亲自出任社长,吴忠信、董弼巨任经理,编撰班子除范鸿仙、景耀月等人外,又先后增加宋教仁、陈其美、徐血儿、吕志伊、马君武、章士钊、叶楚伧、张季鸾等报界新秀。此外,还在巴黎、伦敦、华盛顿、柏林、日内瓦等一些城市聘请了专职和兼职记者。
——《民立报》日出对开四大张,设《社论》、《外论》、《译论》、《谕旨》、《宫门抄》、《专电》、《译电》、《新闻》(一、二、三)、《天声人语》、《大陆春秋》、《上海春秋》、《杂录》(小说、文苑、新剧、世界丛谈、诗话)、《俳谐文》、《科学丛话》、《东西南北》等栏目。
——该报一半以上版面刊发新闻,版面的容量很大,此外,还辟有“美国通信”、“英伦通信”等专栏。第八版是副刊版,有小说、戏曲、诗词、随笔、丛谈等,副刊还设有“剧评专栏”,由郑正秋执笔,很受读者欢迎。
——编辑部分设 《论说》、《批评》、《纪事》、《杂录》、《图画》五部,以《论说》和《批评》为主,批评部“天声人语”最为精彩,常使读者拍案叫绝。世人因之赞誉民立“宏文巨著,美不胜收。”
——《民立报》创刊号中于右任以“骚心”为笔名、《中国万岁民立万岁》为题的《发刊辞》脍炙人口。著名新闻记者戈公振选入《中国报学史》,戈誉之为新旧文学合理交汇的代表作。
——《民立报》除继续保持发扬《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等报的精神和特色外,提出“以提倡国民自立精神,培植国民独立思想,建立独立之民族和保卫独立之国家”为宗旨。特别注意报道国际局势,尤其有关各国对亚洲及中国动态,并辟《论说》专栏分析世界大事经纬,这在当时中国报纸可说是独具一格的。
——《民立报》出版的过程中,由于发生了武昌起义,也使得《民立报》发挥了前三家报纸所不曾发挥的重大作用。在辛亥革命前,是同盟会中部总会在上海的言论机关和行动的组织者。以通栏标题斥责清政府为“冥顽不仁之政府”、“倒行逆施之政府”,大力声援全国各地的保路运动,并公开预言:“民党”即将战胜政府。武昌起义爆发,它将起义消息及实地报道给上海人民,并且停刊广告、社会新闻。全报各版都用于革命宣传,《民立报》每天刊载大量专电及短评全力予以宣传报道,还在报馆门前及时贴出最新战况的大字快报。这时的《民立报》又成为组织上海民军起义的机关,连陈英士在上海的活动也接受于右任的指导。当时,各省宣布光复的通电、通告,无不通过《民立报》转发,凡属革命党人的重要消息,均由《民立报》刊登。孙中山还亲自为《民立报》写了中英文题词。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对《民立报》还颁发了“旌义状”。
——综上所述,我们清楚地看到于右任在1907—1912这几年的报刊实践中,鼓吹推翻封建专制政府,广泛宣传国民革命思想,用笔做刀枪,向着反对势力猛烈抨击,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此外,他在报刊实践中,身体力行,大力进行新闻业务改革,并且提出了一些先进的报刊理念,为中国报业走向现代化提供了现实经验和思想指导。
四、于右任与中国报业的现代化
(一)新闻业务方面:
1、新闻报道方面:
——从上面的分析和介绍我们可以看出,于右任在报刊实践中十分重视消息。在提高以消息体裁为主的新闻报道的地位方面比之过去的或同期的报纸也是极大地推进了一步。[11]
——于右任强调新闻报道的重要性,在于创办的这四家报纸中,我们可以看出新闻文字所占的比重都很大。《神州日报》,除广告外,整个报纸每天的发稿总数约在两万至两万五千字左右。在于右任主持《神州日报》的八十天内,他所发表的有关武装起义的和各地革命党人反清活动的消息、纪事、专电和文件资料,就达六十二篇之多。对黄岗起义的报道能很好地证明于对新闻报道的重视。黄岗起义第六天后(1907年5月28日),《神州日报》就以“本社专电”的名义刊出了来自北京的革命党人在饶平黄岗“攻陷县城 戕官毁署”的消息。此后一直到6月16日,又相继发表了十六条关于这次起义的新闻和电讯。6月15日、16日,两天还以《广东最近两乱事详志》为题,连续用三个整栏的篇幅,发表了十六条有关这次起义经过的详细的综合报道。[12]
——除《神州日报》外,《民呼日报》、《民吁日报》和《民立报》,也都重视消息的刊载,《民立报》一半以上版面都用来刊发新闻。
——此外,在于办报期间,消息的体裁和写作手法方面也有较大的改革。从上面《神州日报》关于黄岗起义的报道可以看出,文章的体裁并不是单一的,既有快速、短小的消息,又有内容丰富、翔实的通讯(当时的称谓不一,有的称为“纪事”、有的称为“通讯”、有的称为“通信”);既有对一问题的专门报道,也有关于整个问题发展全貌的综合报道。
——新闻的分类也更加明确,新闻种类增多,出现了政治新闻、国际新闻、社会新闻、商业新闻等门类。我们知道《民立报》在武昌起义爆发,曾经停刊广告、社会新闻等,全部版面用来进行革命宣传。可见于在办报中对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同时,于注重商业新闻,创办《神州日报》时,开辟了本埠商情等专栏。对各类新闻的把握与现代的新闻分类基本上一致。
——于右任还强调记者的作用,努力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他把《神州日报》派驻各地的访员视为“扶助本社最有利之人物”。告诫他们:“一报之名誉,一报之价值,乃至一报之精神命脉,皆悬于诸君之手。”[13]于也十分重视新闻采访的作用,在他主持下得四份报纸的新闻采访得到加强,在办《民立报》时,聘请章士钊、张季鸾等报界新秀。此外,还在巴黎、伦敦、华盛顿、柏林、日内瓦等一些城市聘请了专职和兼职记者。
2、版面编辑方面:
——在报纸的编辑方面于右任也积极探索。最重要的举措就是打破稿件编排“首论说,次上谕,次为各省各埠要闻,末为本埠新闻”的旧框框,突出重点,将重要的专电和通讯置于头条位置。按照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以新闻价值的大小来安排位置,而不遵从僵死的“八股”版面编排原则。
——《神州日报》对新闻进行分类编辑,把所有内容进行大类别的划分,然后分别编排,如《民立报》编辑部分设 《论说》、《批评》、《纪事》、《杂录》、《图画》五部;《民呼日报》除广告、画页外,设言论、纪事、丛录三部。重要的电讯用比一般新闻大一号的字体印刷,社论前刊有类似内容提要的“今日本报目录”;《民立报》重要消息均采用大号字体,旁加黑圈,以示突出。
——开始讲究标题的制作技巧,注意突出重点,如《锡署藩之大笑话》、《苏州巡警殴辱学生之骇闻》等新闻的标题,生动浅豁,通俗易懂,能够激起读者的阅读兴趣。注意对多种类型标题的运用,《民立报》在辛亥革命前,常以通栏标题斥责清政府为“冥顽不仁之政府”、“倒行逆施之政府”,此外,多行标题也常见于报端。
——栏目的设置日趋丰富,《神州日报》为了活跃版面和吸引读者,先后设立了六十多个栏目;《民立报》也设《社论》、《外论》、《译论》、《谕旨》、《宫门抄》、《专电》、《译电》、《新闻》(一、二、三)、《天声人语》、《大陆春秋》、《上海春秋》、《杂录》(小说、文苑、新剧、世界丛谈、诗话)、《俳谐文》、《科学丛话》、《东西南北》等栏目。
在印刷方面,《神州日报》是我国最先采用机制新闻纸对开直长式分栏印刷的日报之一。
3、新闻评论方面:
——时事短评的大量出现是这一时期新闻评论形式的一项重大发展。由于政论的篇幅较长,我法对急剧变化的形势做出及时的评述,不少报纸专门开辟时事短评栏目,刊载短小精练的时评。这类时评一般只有一二百字,甚至几十个字,大多以讽刺笔法,及时评述新近发生的政治事件,短小泼辣,深受社会瞩目。于右任也十分注意发挥时评的优势,及时对事件进行简单而切中要害的评论,《神州日报》的时事短评专栏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栏目之一。[14]短小时评辅之以深入透彻的政论,评论的战斗力得到充分的发挥。
——于本人很重视评论、社评的写作,就个人执笔方面,他则侧重于报纸政论,然而政论的写作和发表他强调必须面对现实和富于对革命的鼓动宣传作用,切中时弊而切忌空谈。认为社评写作者应具备的主观条件,即应具“丰富知识、明确认识、正确判断、出路的指示、文字素养”等等;并认为“社评的客观要求上,要大众化、革命化、时代化”。他说过:“写社评的人,固然应该研究现代科学,周知世界大势,而对于国学的修养,尤其不可忽视。不但写文言文要深通文章义法,具备应用词料,就是写语体文,也必须富于国学常识然后才能用字适当,定义坚确,能使读者切理餍心,发生信仰。”[15]
4、副刊的确立:
——伴随着革命宣传,也出现了一些既服务革命宣传又开阔读者眼界的副刊专栏。《神州日报》虽然没有专门的副刊,但是散见于各版的文苑、神州诗话、词林、学林、海外琐闻等栏的文字,实际上都是副刊文字。主要可分为诗词掌故、小说、科学珍闻和知识小品等。《民呼日报》三大部之一的丛录,包括传记、佚史、谐文、文苑、译丛、词话等内容,实际上也是副刊。到《民吁日报》时,副刊正式得以确立,《民吁日报》的第五页为《副刊》,而《您立报》第八版是副刊版,有小说、戏曲、诗词、随笔、丛谈等,副刊还设有“剧评专栏”,由郑正秋执笔,很受读者欢迎。
——副刊在现代报业中已经成为报纸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读者最喜欢的内容之一。于右任在自己的报刊活动中,为我们创办副刊提供了很多可以借鉴的经验。
5、新闻图片和新闻摄影:
——对新闻图片的运用和新闻摄影的重视,是现代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因为现代报业已经进入了“读图时代”。而在那一时期,于右任就十分注重对新闻图片的运动,在主持《神州日报》的八十多天里,于先后刊出了近二十幅铜板照片,包括人物、建筑、古迹、风景各方面。漫画作品也间有刊出,见于这一时期报端的约有五幅左右,其中有一些和新闻、评论的配合十分紧密。
除新闻图片以外,于还注意用图画形式报道新闻,重视用插印图片进行宣传。《民呼日报》为配合各地时事新闻,刊登有关政治、时事、社会生活的图画,其中以讽刺画与小说画为主,最为生动、精彩,富有特色。比如“势不两立,官肥民瘦”等漫画,构思新奇,幽默生动,寓意深刻,针砭时弊,一针见血,特别为读者所喜爱。
——新闻图片是现代报纸不可缺少的版面元素之一,有些报纸甚至辟专版刊登图片。于右任在一个世纪以前的革新,是今天报纸刊登图片的成功典范。
6、发行与广告方面:
——为扩大发行,增加销量,各报都采取措施吸引读者,于右任在报刊经营管理方面,给我的启示在今天也是为人称道的。
——在创办《神州日报》时,于就曾刊登过有吸引力的招股广告,体现了他对报纸经营的新思路,在《民呼日报》的招股广告中,他的思想更进一步, 现代报业经营管理的理念得到清晰的表述。
——下面我们看一下《民呼日报》创刊时的招股广告:
……
——七、本报除第一日送阅外,第二日特备福引券一千张,如有至本社购报三分以上者,均有增彩。第三日除本报四大张外,附送世界社精印之六十名人画像一张。出版一月内,订阅本报全年者,特送六十名人一册(原价二元);半年者,送书券一张(值洋一元)。外埠展限一月。
——八、本报提倡商务、学务起见,特送商学界告白十日。
——十、本报每日精印图画一大张,皆系请名手所绘,庄谐各极其妙,不另加费。如同人有以画片见惠者,并择优刊登,藉广流传。[16]
——这些方法,今天在我们的报业竞争中仍旧是吸引读者,扩大发行的法宝。于右任创办的四家报纸,除了《民立报》持久些外,其他三家报纸都是短命的,但是我们发现,这三家报纸都能在短时间内用赢得读者的支持,获得较高的发行量,它们的后来居上,甚至遭到了报业同行的嫉妒,这些都使得我们不能不重视“右老”在报业经营管理方面给我们留下的宝贵经验。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于右任在采、写、编、评、经营管理等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体会,他在自己的办报活动中,践行这些革新思想,积极推动中国报业的现代化进程,而这些也正是今天我们报业实践的基础、报业革新的内容。
(二)新闻理念与新闻思想方面:
——1、于右任认为报纸应该“力求为正确之言论机关”。
——他指出,办报应对国际的外交、内政、经济建设、道德教化有所帮助。要如此,报纸必须“力求为正确言论之机关”,决不能“以讹言乱国是”,“以浮言伤国交”,“以妄言愚国民”。于右任认为,报刊事业、新闻记者应当“整顿全神,以为国民效驰驱”。具体说就是传达国民心声、传播各种知识,帮助国民振奋精神,开阔视野,奋发向前。在《神州日报》的招股广告中就明确提出,“对内政外交,皆力持正论,无所瞻徇。”[17]于在这里指出了报纸具有传播知识、提倡道德的功能,正因为它的这些重要作用,才要求报纸和记者严格要自己,力求对社会发展有助益。
——2、于右任主张言论独立或自由。
——在《民立报》发刊词中,他指出:“有独立之言论,始产生独立之民族;有独立之民族,始能为其独立之国家。言论也,民族也,国家也,相依为命。此伤则彼亏,彼倾则此不能独立也。”于右任把言论独立与民族、国家民运联系在一起,认为只有让民众独立自由讲话,才能振奋民族精神,建立独立国家。
——他还论证了“言论正确”和“言论独立”的关系。他指出,“言论正确”是对办报人的要求,“言论独立”是对报社集体的要求,言论正确,才可能做到言论独立,言论独立才能更好地做到言论正确,二者互为前提,互为因果。于右任在这方面的办报实践之经验总结,将会永远激励后世为报纸作为正确的言论机关,为争取言论独立而努力付诸实践于新闻传播媒介,无论是通讯社、报社、杂志社、电台、电视台或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要想做到“言论正确”、“言论独立”,就要排除一切可能出现的干扰。这就必须要求每一个新闻工作者做出坚持不懈的努力。
——此外,于右任办报思想中的“争取‘新闻自由’”与“新闻业务改革”须紧密结合的观念,对新闻工作者是一种耐人思索的启蒙。他指出,新闻改革必须进行,“新闻自由”也是要不断地争取的。资产阶级新闻业从封建主义那里也得不到现成的给予的“新闻自由”。同样,无产阶级新闻业从资本主义那里也得不到真正人民的“新闻自由”。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要想得到自己的“新闻自由”,也要靠自己去争取。于右任关于“新闻业务改革”与“争取新闻自由”互相推进、互相协调的观点,对于后来历次新闻改革与争取“新闻自由”的斗争,是有许多可资借鉴的地方的,对于一切反动势力限制“新闻自由”、强化新闻封锁的做法,也是一种巧妙的批判。[18]
由于历史条件发生了变化,以上这些观点,对我们今天的报业改革不能完全适用,但是有些观点却是历久弥坚的,如新闻自由与新闻业务改革相互促进的基本观点等。
3、受众意识。
——于右任新闻思想中十分重要的一点,但是也极易被忽略的一点就是他的受众意识。他在办刊活动中,体现出尊重受众的办报理念。这一点在《神州日报》历史中清晰地体现出来。该报明确宣称以“上中社会”为主要对象,尤其侧重于学生和军人。创刊伊始就宣布:“烦我全国官私公立各学堂均常年致赠一份,以备公阅,不敢报资。”[19]此外,对个别的学生订户则实行半价优待。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配合各地同盟会在新军和青年学生中进行发动工作,同时,企图通过他们将民主革命的思想扩散到社会上去。这说明于右任已明确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对象是哪个群体,同时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吸引他们,扩大自己的他们中间的影响力。
——于右任实际上做的工作是培养和改造自己的受众。在现代传播活动中对受传者的培养和改造仍然是不可忽视的。于右任较早地注意到这个问题,并且身体力行,为我们现代的“受传者教育”和“受传者系列化”,提供了较好的参考。
4、强调新闻事业的重要性和报纸监督政府的职能。
——在《民呼日报》宣言书中,于强调,报纸既是民众的喉舌,又是唤起民众,实现资产阶级革命主张的舆论工具。于右任在论述报纸的作用时说:“报纸者,舆论之母也”。在他看来,报纸作为舆论的代表,必须从民众的观念出发,代表民意,宣达民情,鼓舞民气,从而为资产阶级革命做舆论准备。
——于右任这种以民众为中心的办报思想,具有强烈的排满民族意识和反对封建专制的资产阶级民权思想。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于右任,对下层人民的生活有深刻地了解,并且抱有很大的同情。他的实践活动,也明确体现了这些观点,如《如是我闻》报道了甘肃发生灾荒时饥民想吃的惨状;  《中原之赤地千里》反映了河南大旱,粮食颗粒无收的情况。
——对于新闻事业在那个时期的表现形式——报纸,于右任讳言它的阶级性,而着重突出它的国民性。他给自己的报纸起了“民呼”、“民吁”和“民立”等名字,就是坚信报纸是“社会之公器”、“国民之代表”。
——于右任看到了报纸监督政府、引导舆论的重要功能,引发出对新闻事业重要性的认识,是对他自己报刊实践经验的总结,对我们今天的报刊活动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5、新闻队伍建设和记者的职业道德
——于右任办报思想中的“重视新闻队伍建设”的观念,对于新闻单位的任何一位领导来说,是一种先见之明的劝谕。他提出了新闻记者应具备责任和道德。于右任的第二份报纸《民呼日报》在批评时政,揭露清廷官吏昏聩的同时,还对当时上海新闻界的同行甘心“作达宦之机关,为他人之奴隶”表示不满。当时一些报业同行眼见《民呼日报》后来居上,非常忌妒,时而造谣破坏它的声誉,时而对他进行革新版面进行攻讦,一时间形成某些同行对他围攻的态势。对此于右任公开应战:“今特正告天下,倘若辈再挟势相凌,使我忍无可忍,必堂堂正正做诛心之论,明雪连日之耻,使人知衅端不自我开,若辈实为祸首,我人春秋之作,不得已也。”于右任这样公开一表态,围攻之势才稍解。这一事件反映的就是当时报界存在的一些不良风气。于右任公开同这种不正之风抗争,体现了一个报人的职业道德。
6、利用报纸宣传革命思想,重视报纸在政治斗争中的作用。
——于右任懂得报纸在引导舆论,鼓动群众方面的作用,因此他利用报纸鼓吹民族民主革命,为推翻清政府专制统治这一政治目的大造舆论。他着力开展有关反清民主革命的宣传。同时大量报道有关各地革命党人秘密活动的消息、有关革命党人被捕被审讯期间和反动当局作斗争的情况赞美革命党人的志行,扩大他们的影响,在读者中造成了革命火种遍布全国的印象,给正在进行的革命斗争已很大的舆论上的支持。
——于右任不仅创办报纸,而且手执斑管在其所办的四份报纸上发表了大量的诗文。就目前所收集到的有社评、小品、新闻报道、函电、诗歌等347篇。这些诗文是对黑暗社会的宣战书,是点燃革命烈焰的星星之火,是掷向官僚贵戚、汉奸列强的匕首投枪,是呼唤国民奋起的战斗号角。于右任的思想鼓动和宣传,对于促进当时国人思想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有重要作用。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于右任在当时就提出了一些我们目前新闻学界和业界都在探讨的问题,如舆论监督和传媒职业道德等。同时,他本人践行这些办报原则和理念,因此,他的报刊活动对我们现在的新闻实践,具有警示和启迪的作用,可以说,“右老”是我国报业走向现代化的助推器。

参考文献:
书籍 :
[01]《于右任传》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02]《于右任先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咸阳市委员会、三原县委员会文史
[03]资料委员会编
[04]《于右任文选》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
[05]《于右任纪念集》陕西省三原县《于佑任纪念集》编辑组
[06]《民国奇才于右任》陈四平、潘志新著
[07]《中国新闻事业史教程》袁军、哈艳秋著,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08]《报史与报人》方汉奇著,新华出版社
[09]《中国新闻传播史》方汉奇等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0]《中国新闻业历史纲要》吴廷俊,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
[11]《中国新闻事业史》孙文烁、谢骏编著(南方日报社、暨南大学新闻系,新闻学刊授中心试用教材)
[12]《中国新闻事业通史(第一卷)》方汉奇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论文:
[01]《秘书口述于右任》李楚材 武汉文史资料 2007/01
[02]《于右任与辛亥革命时期的舆论动员》张玉龙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01
[03]《于右任新闻思想探析》王保平 新闻知识 1994/01
[04]《试析于右任办报动机的产生》刘惠文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1997/02
[05]《辛亥革命时期于右任对三民主义思想的宣传》杨呈胜 扬州职业大学学报 1997/02
[06]《民主革命先驱、著名诗人、书家草圣于右任》秦草 西安教育学院学报 1997/04
[07]《于右任办报的主观动因》刘惠文 报刊之友 1997/06
[08]《试论于右任的新闻实践及新闻思想》杨荣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6/02
[09]]于右任对“三民主义”思想的宣传——以他的《民立报》政论为中心 昝智海 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5/05
[10]《论于右任在新闻史上的地位》袁春乾 新闻知识 2004/12
[11]《论于右任在新闻史上的地位》袁春乾 新闻知识 2004/11
[12]《论于右任在新闻史上的地位》袁春乾 新闻知识 2004/10
[13]于右任与《神州日报》 张杰 枣庄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3/04
[14]《辛亥革命时期于右任民族主义思想的形成》李霞 西安联合大学学报 2003/01
[15]“元老记者”于右任与《神州日报》和“竖三民” 刘作忠 文史春秋 2003/04
[16]《论于右任办报》刘代朝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06
[17]《于右任办报屡败屡战》刘作忠 炎黄春秋 2002/03
[18]《于右任办报活动影响述略》刘惠文 报刊之友 1998/06
[19]《回忆于右任生平轶事片断》卜兆祥 华夏文化 1994/04
[20]《于右任与陕西靖国军》王劲 西北史地 1994/01
[21]《于右任新闻思想探析》王保平 新闻知识 1994/01
[22]《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宣传家——于右任》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8/03
[1]《于右任传》,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序
[2]《于右任传》,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第2页
[3]袁春乾:《论于右任在新闻史上的地位》,新闻知识 2004/12
[4] 《于右任传》 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第61页
[5] 同上
[6]《报史与报人》方汉奇著,新华出版社 第151页
[7]《于右任传》 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第68页
[8]刘作忠:“元老记者”于右任与《神州日报》和“竖三民”,文史春秋 2003/04
[9]《民国奇才于右任》陈四长、潘志新著,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10页
[10] 同上,第111页
[11]刘惠文:《于右任办报活动影响述略》,报刊之友 1998/06
[12]《报史与报人》方汉奇著,新华出版社 第153页
[13]《报史与报人》方汉奇著,新华出版社第174页
[14] 同上,第174页
[15]刘惠文:《于右任办报活动影响述略》,报刊之友 1998/06
[16]《于右任传》 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第68页
[17]《于右任传》 许有成、徐晓彬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第68页
[18]刘惠文:《于右任办报活动影响述略》报刊之友 1998/06
[19]《报史与报人》方汉奇著,新华出版社 第15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