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 > 研究文集 > 于右任书法美学思想阐释

于右任书法美学思想阐释

来源:《武汉文博》2012年03期作者:杨庆平时间:2016-12-28

——于右任是中国近现代书坛的巨匠。他的书法艺术是20世纪以来中国书法艺术的经典,树立了中国当代书法的丰碑。他在长期的书法创作实践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书法美学体系,将碑学与帖学融会贯通,对中国当代书法艺术有着深远的影响。
——于右任凭借对书法艺术的无止境追求和非凡的品质修养及才情智慧,创造了许多价值难以估量的书法艺术品,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艺术珍宝,为中华民族的书法艺术宝库树立了又一座丰碑。同时,正是这样一个不懈追求、永不停歇的学书历程促成于右任书法美学思想在不断完善中渐趋完美。
——于右任对书法大美观、自然观、实用观的阐析,对书法创作实践的神会,对碑学与帖学的贯通,揭示了书法的性质、本质及其功能所在,构成其书法美学思想的主要内涵。

一、 于右任书法美学的大美观
——书法艺术是一种美的创造。于右任最初学习书法是从魏碑和汉碑入手的,后来他发现《广武将军碑》“众皆美备”,便潜心深入研究,临写不辍,受到很大影响,渐变书风。从一开始,于右任对书法的追求是“众皆美备”的。他认为随便选取一家魏碑,都可成体。若融合诸家,“则为具美”。于右任不蹈常式,不囿一体,博采众长,将不同书体的艺术美融会贯通,这是一种大美观。
——这种大美观最直接地体现在于右任的书法作品中。雄浑大气、奇丽野拙之魏碑,萧散逸神、质朴自然之行书,劲挺峭拔、雍容大雅之草书,笔笔皆活、简易美丽之标准草书,异彩纷呈,各尽其妙,很难用简单的美学词汇来表述他的整个书法风貌。这种大美观还表现在于右任对传统书法美学的继承与突破上。于右任初学赵孟頫、王羲之等人,书体宛转流美,风骨内含,神采飘逸,属于传统和谐统一的“中和”美的范畴。后来他力主魏碑,所学各种书体渗入魏碑的强悍霸气,推崇力之美,特别是他的草书兼具章草、今草、狂草三者之特点,突破了传统的“中庸”藩篱。于右任的书法反映出个体的自由主义和个性解放,已经冲破了古典主义和“中和”美的范畴。他涉猎了造型美、节奏美、力度美、气势美等书法艺术美的诸种特征,极大地丰富了书法美学的外延。
——于右任书法美学的大美观最集中地体现在他对草书的认识和理解上。他认为书法不仅是为了欣赏,更在于实用,他总结前代草书,找出了不美的原因,提出了“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四大原则和“忌交、忌触、忌眼多、忌平行”书写标准,将草书标准化、统一化,提升了草书的审美意义和人文价值,事实上就是赋予了草书一种大美观。

二、 于右任书法美学的自然观
——宗白华先生认为“中国的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这里的“自然”是对书法的内在联系及其本质内涵进行具有本体意义的反思和探索,成为一种自由的生命形式,反映着书家最深层的生命节奏和韵律。这种书学“自然观”在于右任的书法美学里得到了充分的阐释和引申。
——于右任说:“我写字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做法,一切顺其自然。”实际上,于右任平时也常留意别人的字,思考如何写好看;然而一旦动笔,他就不会因为迁就美丽而违反自然,去追求自然本身的一种美。
——在他看来,自然万物都是顺应自然而生,并无不美,只要自然与熟练,不去刻意追求美观,就会自然而美丽的。这体现了于右任对书法“自然观”的深刻理解和高度重视。他也曾对自己的书道自然做出了自悟自评,在《写字歌》中说:“起笔不停滞,落笔不作势,纯任自然,自迅速,自轻快,自美丽,吾有志焉而未逮。”非常谦卑地阐述自己追求书道的理想,而定出一个至高的标准。“
——人生最行乐,书道乐无边,每日三千字,长生一万年,挥毫随与会,落纸起云烟,悟得其中妙,功夫要自然。”于右任的这首诗是他对书道自然不懈追求的真实写照。在其草书作品中,篆、隶、楷、行、草等诸种笔法的自然化入,变化多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至妙之境,更是真正地体现了“自然”境界。
——于右任的书法表现自然而富于生命活力的美,折射出其思想的美、才情的美、内在的美,虽然晦涩、曲折、微妙,但却真实、全面,它所揭示的书法的本质是同人的自由本质相联系的。于右任关于书法“自然”之说,构成了他书法美学思想的理论内核。

三、于右任书法美学的实用观
——中国的文字从古至今都具有实用和审美的双重功能,当我们真正重视这种独特性,书法的审美功能才会得到更为充分的发挥。
——因此,书法“实用观”对于书家来说显得尤为重要。中国的草书源远流长,经历代书家的“博变”,逐渐远离了实用性,给学习者造成很大困难。“终难深入民间,以爰其用”。于右任对书法“实用观”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体会。他认为文字是人类表现思想、发展生活的工具,其结构的巧拙,使用的难易,关系民族的前途。在他看来,文字书写要以便利为目的,充分发挥文化的实用功能,关系重大,意义深远。他敏锐地察觉到自民国起,国内学者开始多注意文字的改革,他们或提倡注音字母,或提倡简体字,甚至有提倡国语罗马字,可谓用心良苦。究其原因是当时没有优良简便的文字为人类文化进展服务,“便不能立足于大地之上”。于是,他历经30多年的努力,彻底整理章法,使草书简易化、规范化、标准化和美化,建立统一的草书体系,创立“易识、易写、美丽、准确”之“标准草书”,使草书为民、为国所用,成为书法“实用观”的最有力的推行者和实践者。自《标准草书》问世后,大大有利于学习者,习草书者日渐增多。后来,于右任又对它反复修订,以企精益求精、尽善尽美。从1936年面世至1964年于右任辞世,《标准草书》已被刊行十数次,受到了海内外读者的广泛欢迎和好评。对此于右任也非常看重,他说:“我平生的成就不在功名事业,而在于草书。”字里行间体现出他的谦卑,同时也展现了“标准草书”在中国书法史上的突出贡献。
——于右任的实用草书并非简单立场上的实用,而是艺术立场上的实用。他说:“我喜欢写字,我觉得写字时有一种说不出的乐趣。我感到每个字都有它的神妙处,但是这种神妙,只有在写草书时才有;若是写其他字体,便失去了这种豪迈、奔放的逸趣。”他认为唯草书有独特的“神妙”和“逸趣”,草书凌驾于其他字体之上而成为他的最爱。这种“说不出的乐趣”正是草书所展现出的艺术美。因而,他曾慨叹道:“草书易学,而论者难之,何哉?此殆魏晋以后未经整理之草书,非谓标准草书也,且草书为文字之至美者,美则生爱,爱则易学。”如此可见,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创立出一整套美的、简易的法则,并以其书作树立起草书美的典范,而进入写意、抒情的高度艺术境界。统一草书可以说是于右任书法创作实践的伟大的创举。

三、 于右任书法美学思想影响
——从少年时代到晚年光阴,于右任对古代书法大师作品、碑帖墓志等进行不断的临写、研究和汲取,以惊人的艺术创造力写出了独步当代的楷书、行书和草书作品,下了极大功夫。他曾赋诗倾诉:“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从这首诗,我们能深深体会到他学书之不易和经历的千辛万苦。但凭借着坚强的意志与不懈的努力,终有所获。正如他所说,“余中年学草,每日仅记一字,两三年间,可以执笔,此非妄言,实含至理,有志竟成,功在不舍”。言辞之中充分展现一位书家的自强与自信,令人敬佩。
——于右任书法美学思想既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又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它的广阔的学术视野和睿哲的思想深度对当前书法艺术理论及其创作的影响巨大。
——于右任是以帖学观作为自己踏入书法艺术殿堂的理论源的,并在早期就取得了令人称赞的成就。然而他生活的年代恰值书法碑学运动的高峰,自嘉庆、道光碑学入继大统到包世臣、康有为力倡碑学,尊碑抑帖,影响所及,清代后期研究书法者多喜北碑,生于清末的于右任也被卷入了研习北碑的浪潮中。当然这与于右任本人对碑书的认可和喜爱密不可分,但他并没有丢弃帖学的优秀成分。于右任以一个文化学者的气度,超越历史偏见,站在更高的层面上把握书法艺术的创作规律,将碑学与帖学兼容并蓄,根据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创作的需要而灵活运用。于右任将碑与帖完美融合,广采博取地吸收知识和营养,创立了一种刚柔相济、自然生动而又恢宏大气的书法风格,为中国近代书法树立了风格范例。
——毫无疑问,于右任所倡导的书法美学理论是一种碑帖观理论。在由传统文明塑造但又能欣然面对现代文明的于右任身上,凝聚着他对构成中国书法相辅相成、互依互存的两个主体部分———碑与帖的独特理解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创造,这使他登上了世人瞩目的书法艺术巅峰,成为帖学和碑学运动的集大成者。于右任书法的碑帖观对当代书法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
——实际上于右任也是碑学运动的终结性人物,在他之后至今没有人能够达到他碑体书法的高度,可以说正是他为碑学运动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先哲的实践为后来者提供了宝贵的参考,后来很多习书者兼顾碑帖,博采众长,成为大书法家。
——于右任的书学理论、书法艺术实践和书法美学思想将永远载入中华民族的伟大史册。


[参考文献]
[1]张海.河南书法论文集:二[C].洛阳:河南美术出版社,2008.
[2]于右任.千古一草圣:于右任书法展[M].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1995.
[3]宗白华.美学与意境[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4]钟明善.于右任书法艺术管窥[M].西安: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
[5]李泽厚.美的历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6]首届于右任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
[7]施国卿.简论王铎书法美学思想[J].淮阴工学院学报,2007(8).
[8]蔡子谔,黄绮.书学美学思想论纲[J].河北学刊,2004(3).
[9]苏轼.苏轼集[M].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
[10]中国碑帖经典:褚遂良倪宽赞[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