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资讯集萃 > 结缘于右任——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珍藏的于右任书法

结缘于右任——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珍藏的于右任书法

来源:典藏古美术作者:文|廖尧震图|时间:2018-1-17


111成立于1995年的“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向来致力于书法的推广、展览、研究及出版,曾于海峡两岸及日本等地,策划近百场明清、民国、当代一系列主题性书法特展,并出版书法专刊20余本,可谓成果斐然。有意思的是,基金会所在大楼的入口处,特别摆放了一尊铜像(图1),所要纪念的不是别人,正是渡海来台、中国近代书史上的大师于右任。
111当问起为何要在此摆放于老铜像,基金会主任吴国豪表示:“于右任是中国近代史上极特殊的人物,在革命、报业、教育、书法各方面都有卓越事功,尤其渡台之后有系统地整理及推广标准草书,带动台湾书法风气蓬勃兴盛,对很多台湾人来说是成长历程中的集体记忆。于老以推广书法为终身志业,恰与成立何创时基金会的宗旨不谋而合。”正因如此,基金会不仅特别着力于于右任书迹之整理,同时也和海峡两岸文博机构合作策划多档于右任书法特展,如1998年“三百年来—草圣:于右任先生一百二十岁诞辰纪念展”、2005年“一代草圣:三原于右任书法艺术展”、2006年“千古草圣:于右任书法展”、2013年“书道乐无边:于右任书法展”、2015年“云鹤飞鸿:于右任盛年碑派书法”等广受外界好评,也带动一波鉴藏和研究于右任书法的风潮。在基金会创办人何国庆30余年来搜藏的3000多件藏品中,虽以明末至清初文人学者之书迹、尺牍最受瞩目,然其清末民初至渡海来台名贤书迹之精彩程度亦不遑多让,特别是其中的于右任书迹更件件是精品,他处难觅。而这得要归因于何国庆对于老之推崇,据他形容:“于老身躯伟岸长须美髯,望之如神仙中人,他的书法亦复如此,苍劲的笔力中流露出一股高妙的仙气。他是把北碑写活的第一人,又是集历代草书之大成,开创标准草书的一代草圣。综观右老生的书学成就,在20世纪的书法史上似乎还找不到可相匹配的大师。我个人比较偏爱右老早期粗矿的碑体书法,在强劲的笔力当中往往带有一种潇洒飘逸的灵动,所作内容全教无鸳鸯蝴蝶的风花雪月,大气磅礴的行气中,充分展现其古朴雄浑的美学特征,仿佛可见雄奇宏伟的时代风云。”以下就从其藏品中,择取最能彰显于右任书风演变轨迹的代表作加以介绍,以飨读者。

于右任魏碑书风
111据于右任自述,他学书与一般孩童一样,均由帖学入手,幼时即已临习王羲之字帖。不过,自从他在1918年担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期间,发现当地周秦汉唐古碑碣多有遗存,便开始大量搜罗金石碑刻,作为书法学习之用,其中尤1920年出土的前秦苻坚朝《广武将军碑》对其书风影响最大1924年,他又在张伯英等人的协助下,购入两汉、魏晋南北朝以迄隋唐时期的墓志铭原石百余方,连同之后陆续收入的墓志石,总计有380余件之多。由于右任写于1930年首为人称颂的名诗“朝临石门铭,暮写(龙门)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即不难看出他在这段时期如何醉心于碑版之搜罗及勤勉习书的概况。若再结合书迹之对比更能清楚看出于右任此期书风呈现出结字奇险、笔力雄健、笔法多变等特点,将汉魏碑志摩崖、造像之磅礴气象与行草笔意融会为独特的“于体”魏碑书风,开启其人书学上第个成熟巅峰期。


《楷书渔洋山人逸事四屏》

111此楷书四屏为基金会藏品中年代最早的于右任魏碑书法之一(图2),内容乃抄写清初王士为应付外人求书,多唤弟子代笔,唯好友方能获其真迹墨宝之轶事。作品本身虽未署年份,但书风与于右任《张清和墓志》(1923)、《邹容墓表》(1924)相近,皆属结体狭长、用笔劲利且刻意强调钩、挑、捺的线条,明显受北魏《张猛龙碑》影响,故可推测其大致书于民国十三年(1924)。当时正值军阀割据、政局动荡,于右任以倥偬之身仍不忘书道,虽未臻纯熟境界,仍可见当时惨淡经营之心路历程。


2-于右任,《楷书渔洋山人逸事四屏》,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楷书清坐虚堂七言联》

《楷书良田令德五言联》

111此两幅对联同样未署年份,风格与上述《楷书渔洋山人逸事四屏》《邹容墓表》相近,故定为民国十三年(1924)前后所书。其中,《楷书清坐虚堂七言联》(图3)内容出自北宋文人黄庭坚诗句,言及打坐可涤净心灵,祛除世俗气息。其行笔间较少提按,笔画粗细均一,亦不刻意藏锋,于延展中得骨气,朴拙里见雄浑。若再细看结字,当可发现字形结构常见上窄下宽的正三角形,例见坐”“使”俗”“虚”“转”等字,以及倒三角形,例见“清”“堂”“尽”等字,足见章法之灵活多变。另一件《楷书良田令德五言联》(图4),上联出自曹植诗,下联引自佚名《古诗十九首》。此作结字特征与前幅相同,然用笔更简洁直率,其中“唱”“高”“言”几字的字写法,左下角横竖画不相连属,似有缺角,亦为于右任此期书法特色之一。

1111 111111  1

3-于右任,《楷书清坐虚堂七言联》,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4-于右任,《楷书良田令德五言联》,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行楷旧读唐诗之作》

111此轴写的是于右任出任靖国军总司令期间所作的《旧读唐诗》(图6),内容提到李白主张“无生”杜甫主张“自然”,两位诗人政论虽妙,终有志难伸。其中,“朱门酒肉”出于杜甫名句,“神山药”则出于李白《古风》,或为于右任面对民国初年之政治动荡,有感而发11,遂藉诗讽寓时事。此件书法章法错落有致,结体正、姿态横溢,行笔多用宽扁重压之刷笔,于凝重墨线中亦能见到潇洒的飞白效果,书写节奏分明,全任自然而行。于右任认为,写好字的秘诀在于“无死笔”,功夫要“自然”关于自然,他曾经说过:“我写字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坐法,一切顺乎自然。在动笔的时候我绝不因为迁就美观而违反自然,因为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


5-于右任,《楷书云鹤飞鸿五言联》,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楷书云鹤飞鸿五言联》

111此集联尺幅巨大,气势恢弘,为基金会所藏于右任魏碑时期书法中的精品(图5)。上联“云鹤有奇翼”出自陶渊明《连雨独饮》诗;下联“飞鸿响远音”则引自谢灵运《登池上楼》诗。由书风观之,本幅与前述三件书作的结字、用笔相类似,年代应相近或稍晚。令人赞叹的是,于老对于方、圆笔之运用,于此作中更见纯熟,无论浑圆厚实或宽扁刚直的线条,皆能控制自如,其中“翼”字横竖的转折作接笔状,可见清末民初郑孝胥之影响,或能视为其人将民国书风与魏碑气韵巧妙融合的另一项尝试。

6-于右任,《行楷旧读唐诗之作》立轴,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由魏碑入草书之前过渡期

111民国15~20年期间,为于右任从广泛学习魏碑转入钻研草书之前的过渡阶段。在此时期,可见其对行草书的着墨更深,行笔愈加活泼生动,继而发展出一种个人独有自然流畅的魏碑书写风格。


7-于右任,《草书钱起忆山中寄旧友》立轴,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草书钱起忆山中寄旧友》

111此轴以草书录唐朝诗人钱起《忆山中寄旧友》诗作(图⑦),书风融合魏碑行楷与秦汉篆隶之古意,并加入二王今草飘逸的韵味,如“数”“树”“飞”“醉”“还”“如何”几字,明显出自二王谱系,唯行笔间不时出现圆厚遒劲的线条,却又让人联想起于右任的忘年交吴昌硕之草篆书风。从“右任”二字签款之连笔写法判断,此作与前两件五言联年份相近,应作于民国20年前后。于右任从1927年起,便开始搜集前代草书家的作品,并于1931年成立“草书社”,致力于草书的研究,此幅书作可作为此阶段调和行草与魏碑之最佳范例。

1111

8-于右任《楷书神渊大化五言联》,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9-于右任,《行书持身力行五言联》,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揩书神渊大化五言联》

111此集联上句“神渊写时雨”出自陶渊明《五月旦作和戴主簿》诗,下联“大化扬仁风”则出自《古乐府》句(图8)。由签款“右任”二字之连笔乃将“壬”字线条拉长,可推测其大约书于民国20年(1931)。全作字形宽博,笔法圆融,将圆劲的线条、丰富的墨韵,与魏碑奇肆的结体巧妙融合一体。其中,下联的涨墨尤为精彩,“扬”字落笔较重,“日”部几乎被涨开的墨海吞噬,而上头“大”字的捺笔则以飞白扬起,在笔酣墨饱之下,隐然有一种跌宕郁勃的生气,实为于老魏碑巅峰期行楷之佳作。


《行书持身力行五言联》

111此行书尺幅超过2米,堪称基金会所藏于右任书迹中之“巨无霸”(图9)。此联之章法极尽变化之能事,结字之鼓正、方圆、曲直,巧妙各有不同;行笔间虽犹见魏碑韵味(如“高”字横划起笔刻意写成勺状),却明显流露岀始由魏碑行楷转向草书之迹象,包括通幅运笔起伏顿按急剧,行笔擒放自如,节奏对比鲜明,比如下联“无”字方以圆融之笔意书写,而下方之“远”字却立即以潇洒迅捷的草书挥就,着实妙不可言。


于右任“标准草书”

111“标准草书”是于右任在书法实践与教育上最为人所称道的成就。此乃于老因有感于中国文字书写耗时费力,及因应民国初年文化界人士主张将中国文字简化之时代趋势,遂决定推行“草书标准化”的改革工作,以“易识”“易写”“准确”与“美丽”为目标,创造符合大众书写的草书新字体。因是之故,其中年以后的书法几乎都是以这一类“标准草书”之风格书写,书法成就也以此最高。


《草书千字文》

111在何创时基金会的收藏中,有一件全长20米的《草书千字文》卷(图10)。这件作品最为珍贵之处,在于它提供了于右任书风由魏碑体过渡到标准草书之演变的重要信息,卷末于老自题道“标准草书尚未完成,先用我法”,足见书写此卷之际,他仍处于取法古代章草及今草的自我摸索阶段,故而其中有些字形与笔法,虽已隐约透露出标准草书的端倪,却仍带有碑体厚重朴拙的特色,呈现出与后期标准草书不同的另一种恢宏豪迈的气概。值得一提的是,此作的上款人海天,不仅是于右任的同乡,也是当年推行标准草书运动的参与者之一,无疑更为这件难得的书迹增添了艺术史与历史史料之价值。


                                                                                 1010-于右任,《草书千字文》卷,局部,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草书天机心地七言联》

111此书为于右任担任“监察院长”期间,赠予委员谷凤翔的幅标准草书佳作(图11)。联文“天机清旷长生海,心地光明不夜灯”,出自明末清初文学家金圣叹,唯书家将“珠”字改为“灯”,意境又有不同。此作以于右任早期魏碑大字的对联格式书写,全幅笔墨酣畅,结体姿态横溢,笔势纵横使转和行笔的快慢节奏,无不充满各种变化;尤其写到率性处时,字与字之间虽然独立断开,行气仍保持通畅,且多见重压刷过纸面的飞白笔触,看似万毫齐力,但写来、读来俱淋漓痛快。于老大字标准草书“变化出入,不可端倪,风骨烂漫,天真纵逸”,实已臻书法之最高化境。


11-于右任,《草书天机心地七言联》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草书张志和渔歌子》立轴

111此轴书于1964年,为于右任生前最后一年的作品(图12),内容抄录唐人张志和《渔歌子》,展现对于隐逸生活的向往之情。此书以于老后半生致力改良的标准草书书写,通篇笔画沉厚质朴,行笔带有自然抖动的韵律。但或许是他此时已身染微恙,作品中遂少了些行笔灵动的节奏性,但真情仍流露于楮墨之上,当可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反倒增添几分苍劲古拙的味道,造就其个人独特的书风意韵与笔调。


12于右任,《草书张志和渔歌子》立轴,1964,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参考书目及延伸阅读
吴国豪,《何创时基金会收藏于右任法书概况》,《继往开来—于右任诗书国际学术论坛论文集》,页93~111
吴国豪,《胸怀天地气势撼人——于右任盛年时期的碑派书法》,《典藏古美术》
2015年1月,第268期,页178~181
《三百年来—草圣:于右任先生百二十岁诞辰纪念展》,台北,何创时书法艺术
《一代草圣:三原于右任书法艺术展》,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2005文教基金会,1998
《千古一草圣:于右任书法展》,台北,历史博物馆,2006
《书道乐无边:于右任书法展》,台北,台北市观光传播局,2013